【月落西窗】第五卷 第一节 水流过的季节(8下
时间: 2021-03-31 02:06:03

          第一节 水流过的季节(8下)  看着男人的大舌头一点点地把女儿的阴唇舔得硬挺了,再把粉红硬挺的它们用舌尖儿慢慢地分开,看着男人的舌尖儿舔一下女儿的阴蒂,女儿那本来有些僵硬的小身子就跟着颤颤地抖上一下,当男人的大舌头把女儿的整个的如小蚕豆大的阴蒂都包了去,女儿下意识半蜷起来的一双白皙如瓷的腿儿,居然夹住了男人的头。  一探一探的,是男人的舌尖儿在女儿那从来没有迎来过访客的花径中,试探着拜访着,而女儿,那夹住了男人头的腿儿,现在已经是搭着男人双肩,也不安地缠着他的脖颈,连她那刚才不知道该放在哪里的一双小手儿,更是在身子忽地抖了抖地就抓在男人的头发上揉搓了起来。  女儿带着童音的叫了,女儿在扭动的呻吟了,可是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也要有扭动的冲动,为什么自己的也有着想要呻吟起来的难耐?冲动着,难耐着,自己就搂着女儿去亲她的小嘴,去抓过来她的一只小手,按住了在自己的乳房上使劲儿地揉着摸着。  男人的鼻尖上晶莹莹地闪动着女儿的淫水的光泽,男人咂咂动着嘴里,是回味着女儿淫水的味道,爬过去让女儿冰儿从小嘴里吐出了男人完全怒张起来的肉棒,馨苑一手牵着它,一手把女儿娇小的身子半扶了起来。  亲了女儿的小脸儿,告诉她这就是男人的肉棒,让女儿用小手怯怯地抚摸了下,让女儿把小嘴张到最大也含上一含它那巨大的龟头了,在轻轻揉着女儿嫩的出了水的小屄儿告诉她:“你的爷要用这大肉棒操你小屄儿了!”  一边是霄凌扶着女儿一条小腿儿,另一边是自己在扶着女儿的一条小腿儿,看着女儿嫩嫩地闭合着的阴唇,在她的两条小腿儿被分开到最大的时候,也一点点地张开了,自己就扶好了男人的大肉棒,让它那巨大的龟头轻轻地挑着女儿的阴唇,再一下下磨着女儿的阴蒂。  呵!女儿的小腿儿颤的好厉害呀!嘻嘻……女儿紧张地闭着双眼,把小嘴儿都张开了一些啦!  好女儿!妈知道你这样嫩的小屄儿第一次被男人操,就遇上了爷这样的连妈妈都有些怕的大肉棒是很疼的,可是好女儿你知道,只要你这一次疼过了,你以后一辈子都会有爷的大肉棒疼着你,那才是一件最幸福的事!  好女儿,你放心,有妈妈和婶子帮你,有你的爷在怜惜着你,妈保证在操你的时候,不会很疼很疼的。  女儿红润的小脸儿已经有些发白,女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抓着自己手臂的小手儿,也在越握越紧中有了痉挛的意思,可到了这个时候,爷的大肉棒才是在女儿那被撑得圆圆的阴道里插进去多半个头去。  爷,额头上已经稍稍渗出了汗的爷,现在有些无奈地在看自己。看来,女儿这样又嫩又小的屄儿,确实让怜惜着她的爷好费了一番的力气呀!  爷额头上汗,被自己用嘴都给吸了去,渐渐适应了被爷大半个龟头插进阴道里的女儿,呼吸也平缓了许多,是呀,现在爷的大肉棒在往里插一些,女儿就要成为真正的女人了。  鼓励地亲了亲爷的大嘴,吻了吻女儿不是那样张着的小嘴,再握住了爷的大肉棒,馨苑开始为女儿完成这最后的仪式。  一整个的龟头,没入了女儿嫩嫩的阴道里,在女儿的小嘴儿又开始张大的时候,馨苑的眉头稍稍地一蹙了,那握住爷的肉棒的手就有分寸却毫不犹豫地往前一送!  「啊——」女儿痛的半长声地叫了就几乎没了声息,一阵阵的刺痛也顺着被女儿小手握着的手臂上传遍了妈妈的全身!  母女在瞬间有了相同的感觉,母女在这个瞬间仿佛成了一体,在时间一点点的延长里,爷亲吻了妈妈,在去亲吻了女儿,又是怜惜地抚摸着女儿了,又开始搂过妈妈开始了浓浓的温存。  一丝丝的血渍,在被幼嫩的阴道包裹着的肉棒边缘悄悄地渗了出来,刚刚如没了声息的女儿,这会儿也稍稍抽着嘴角地开始喘息着。  等女儿抓着自己手臂的小手完全地放松了下来,妈妈就亲着女儿,也同时引导着爷那粗长的肉棒轻微地摇动着。  女儿雪雪地惜痛,女儿又有些紧张的抓住了自己的手臂,只是女儿不是如刚才那一瞬的反应,而是在不适应和下意识的作用下所作出的有些夸大的反应了。  握在手中的肉棒,已经是它自己在轻柔抽插,在女儿一阵子的咿咿唔唔的声音发出来以后,松开了爷的肉棒的妈妈,在爷舒缓地插着女儿的时候,也搂住了爷与他亲吻了起来。  刚把女儿又搂在了怀里,被爷操着的女儿似乎更是难耐地就在自己怀里扭动着,知道了女儿已经走出最初的痛苦,开始被爷操出了享受了,妈妈就伸手过去托着女儿的小屁屁,教着她轻轻起伏着屁屁地迎合着爷操着频率了。  女儿又叫了,只是这样连妈妈都不知道她叫了些什么的声音,却让这里的每个人都把心情完全的放松了下来。于是爷是稍稍加快了频率的操着,妈妈和婶子就时时和爷亲吻了一下的,开始搂着冰儿的替她放松起了身体。  爷把躺着的女儿抱了起来,然后就托着她的小屁蛋儿的,让她那娇小的身子跨骑在自己半跪的双腿上。  腾出一只手揉着女儿如鸽蛋一样的小乳房,又嫩又带着丝丝清凉的嘴唇儿,爷是怎么亲都亲不够,摸着的,亲着的,再不快不慢地摇动着肉棒操着女儿时,已经感受被爸爸的大肉棒操着的快乐的女儿,也把两只小手儿吊在爷的脖颈上。  看到这边的一切在尽情的展开,玉莲和莉雅就把一直缩在一边,张着好奇的双眼的春妮给拉了过来,就这样半推半抱的,春妮也和其他女人一起都来到了爷的身边。  小雅嘴中呼吸急了,小雅吊在爷脖子上的小手也胡乱地揉了,在她无可控制地找着爷的大嘴开始乱亲的时候,爷就加快了操着的频率回应着她。  叫了,身子颤了,再被爷的大鸡巴稍稍深夜快的操了几下的,跨骑在爷腿上的女儿抖了几抖,就靠着爷的大手托着才不会从爷的身上掉下来。  女儿幼嫩的狰狞起的阴道,是这样紧地包裹着自己的肉棒,爷一边享受着女儿阴道给的享受,一边搂着女儿放她躺下了。  爱抚着女儿身上那如最好的瓷釉一般嫩嫩的肌肤,看着女儿刚刚才到自己下巴的娇小的身子,在感觉到女儿阴道的狰狞渐渐消退了下去,爷就一点点地抽出了插着女儿的大肉棒。  所有的女人都围了过来,眼前小雅的阴道还是半张着的,有些肿胀着,妈妈伸头过去,轻轻舔着女儿肿胀的屄儿,爷就顺手把撅着屁股的妈妈按住,用带着女儿血渍和淫水的鸡巴,在妈妈的阴道口磨着。  妈妈有些不解地从女儿的屄儿那里回过头来,是呀,还有一个女儿等着爷去操的,爷怎么就弄起自己来啦?  伏在妈妈的身上,爷告诉她:“爷现在该痛快一下了,冰儿就等明天了。”  知道自己就算再有两个女儿让爷来操,那也不会让爷能痛快出来的,于是妈妈就扭着头和爷亲了一下,就转回头有去清理女儿的屄儿了。  爷的鸡巴,慢慢插进了妈妈湿润了的阴道,就在妈妈舔着女儿屄儿的时候,爷就开始从后面操着妈妈来。  凌晨的时间里,爷一手搂着霄凌一手搂着馨苑,因为有些事情爷还待求证一下。  从叶家掌权的叶重死了到现在,已经有些时间了,可是不论是霄凌她们还是叶家其他的人到现在才有新动作,那一定是叶重或是以前与叶重有关联的人,在这其中起着非常大震慑作用。要不,馨苑和霄凌也不会到现在还这样苦着自己,也不会直到叶家洗牌都到了最后了,才来见自己的。  男人想知道,这个如叶重影子一样的人到底是谁!  比提到了叶重更让怀里的两个女人咬牙切齿的人,不是什么长着三头六臂的人,她是一个已经到了风烛残年的老太太而已。  但是,也就是这个老太太,是在她的指点和帮扶下,叶重才有其在叶家的地位,而最终让叶家所有已婚的女人都变成现在这样的一副样子,也是这个老太太最先想出来的。  不过,她想的还不止这些,比如说冰儿吧,从四岁起就被她找来的人开始训练,训练的内容从以前妓院训练妓女所用的最基本的“坐坛”开始,直到学会了能取悦男人的所有手段作为最终的训练成果。  而对于说如霄凌第一胎所生的儿子,只是因为这位老太太说了一句根骨太差了,就被生生地溺死在了产房中,也就在这的以前和以后,叶家女人所生出的男孩,不知道有多少就这样地消失了。  现在,霄凌的一个女儿还在这位老太太的身边服侍着,据当年这位老太太点名要走霄凌的女儿时说,这个小丫头是做“器女”的好料子。  积威尚在,就是馨苑和霄凌在叶家都了如此局面时,还是不能真的去和已经风烛残年的她面对上一次。  清晨六点,叶家的后宅的佛堂中已经是香烛缭绕了,信步而入的男人在救苦救难的普渡众生的观世音像下,看到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  老妇轮转着手上的一串佛珠,微微动着的嘴角表示她在跟佛祖虔诚的交流,在她对面的蒲团上盘膝坐下,男人微垂着眼帘品味着清晨佛堂里的静谧。               (待续)美国十次啦色导航美国十次啦宜春院美国十次啦最新地址开心五月天色开心五月天色站开心五月天的网站

上一篇:【月落西窗】第五卷 第一节 水流过的季节(8上 下一篇:【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计适明】(改编版--6)
上一篇: 【现实与梦境】